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1月15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實施普遍性降費,進一步為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減負添力。據悉,“降費令”的出台將每年減輕企業和個人負擔400多億元。
  本次“降費令”的內容主要針對的是亂收費、重覆征收、小微企業以及特定機構優惠。如“無法律依據或未經批准設立的行政事業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項目一律取消;收費標準超成本的要切實降低”即為防止亂收費;而明年1月1日起實施的“取消或暫停征收依法合規設立、但屬於政府提供普遍公共服務或體現一般性管理職能的收費”共12項,則針對的是政府本職工作範圍內的服務收費,屬於避免重覆收費範疇;小微企業除獲得42項行政事業性收費免徵外,符合條件者還可獲得其他政府性基金或殘疾人就業保障金的免徵。
  亂收費、重覆征收及小微企業,都是行政事業性收費的重災區,本次“降費令”對準其七寸,這一點上來講是很有誠意的。而且,為了防止亂收費死灰復燃,同時還提出目錄清單管理及以財政補足行政事業服務經費。這樣一來,企業可以拒絕一切清單外的行政事業收費,各級政府也無法再以成本不足為由而新增項目亂收費,然而,這些都只存在於理論上。實際上,亂收費源於創設收費的隨意性以及極大的自由裁量權,如果基層權力無法被制度化規範所約束,出於對選擇性執法等手段的懼怕,企業不敢對亂收費說不,而沒有了經費不足的理由還會有別的收費理由。一味靠“堵”無法根治行政事業收費亂象,形成制度化規範並對其權限加以約束監督方為根本。
  從追問企業“不在明面上的收費”到喊話銀行向小微企業融資傾斜,再到本次的“降費令”,決策層對企業尤其是小微企業的重視可見一斑。不過,即使這些規定100%落地,對於企業減負而言也不過杯水車薪,其主要負擔仍在於繁重的稅負,而減稅也因此而尤為迫切。
  中國70%以上的間接稅稅制結構,除了稅負轉嫁外,還會造成嚴重的重覆徵稅,如倉儲的重覆納稅比例可高達50%。目前正在實施的“營改增”意在解決這一問題但實際成效不大,甚至還出現了減稅變增稅的現象。除此之外,稅種之多令人咋舌,一般企業需要承擔的稅包括,增值稅、營業稅、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印花稅、房產稅、土地使用稅、車船使用稅、資源稅、耕地占用稅、土地增值稅、契稅等,且設計不盡合理。企業逃稅現象非常普遍,甚至有研究顯示“超過90%的企業有逃稅行為”,當逃稅成為超越經濟周期而存在的潛規則,這一現象本身已足以證明稅制之不合理。
  稅制的弊端已遭詬病多年,決策層在以財稅改革作為深化體制改革的切入口時,稅制改革也是其中的重點之一。但在這兩年裡,“營改增”試點擴大和小微企業稅費減免後,對於減稅則再無觸及。從官方透露的未來稅制改革方向中,重點可以看到的是消費稅、資源稅、環保稅的改革,房產稅的設立,以及“營改增”在明年全面完成,這些舉措更側重於優化稅制結構而非普惠式的減稅。事實上,提高直接稅的比重和減少稅種都是在稅制改革方向中的,只是目前都未有具體的政策出台。
  經濟過熱時增稅,經濟不景氣時減稅,是發達國家慣用的經濟政策。道理非常簡單,以減稅為企業減負,有助其利潤增長、刺激其活力方能為經濟複蘇帶來動力,從而帶動經濟整體回暖與稅收總量的增加。中國經濟進入下行通道已有兩年,我國稅收負擔本就繁重,此時更需為企業減稅,為其轉型騰出空間,同時刺激其活力推動整體經濟。今年6月30日的《深化財稅體制改革總體方案》已出台,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可以看見普惠式減稅的相關措施,這不僅是企業的期待,也是經濟的期待。  (原標題:[社論]企業減稅為中國經濟轉型騰出空間)
創作者介紹

房屋設計

ec11ecrcz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