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子才5個月大,她突患重病,連續兩次遭受颱風“洗劫”的家現在雪上加霜90餘戶村民自發捐助的近5萬元已花完,前期治療費沒著落,還欠著醫院錢
  “不能讓年幼的孩子沒有媽”
  符子忠用本子記下村民的捐款數
  符子忠在病床前照顧妻子符億
  本報訊 孩子出生才5個月,文昌市羅豆農場42歲農婦符億便患重病住進了醫院。媽媽不在身邊,每到夜裡,5個月大的男嬰亮亮(化名)就哭鬧著找媽媽,而躺在醫院病床上的符億思兒心切,對著家人打來的電話只能以淚洗面。不久前,符億突患重病,本來並不富裕的家庭接連遭受兩次颱風“洗劫”,現在更是無錢醫治。“不能讓年幼的孩子沒有媽媽。”當地鄉親們獲悉其遭遇後,自發捐款近5萬元,自發捐款場景感動眾人。記者 陳標誌 文/圖
  農婦突患重病,每天醫療費5000多元
  昨日,記者在省傳染病醫院見到了42歲的符億,她的鼻孔里插著氧氣管,丈夫符子忠站在病床前,一勺一勺地給她喂水。
  14年前,這對苦命夫妻在海口相識並走到了一起,原本憧憬著美好的未來,不料一場突如其來的病,將夢擊碎。家住文昌市羅豆農場第一作業區羅豆洋村的符子忠告訴記者,14年前他在海口打工,認識了在燒烤吧推銷啤酒的女孩符億,符億是文昌市龍樓鎮金星村委會昌月村人,兩人戀愛7年後結婚,並育有一對兒女,女兒今年7歲,兒子才5個月大。
  符子忠告訴記者,今年7月底,妻子符億突然感覺身體不適,到當地診所看了病吃了藥,仍是高燒不退,符子忠便帶著妻子去錦山鎮一家醫院做全身檢查,拍片顯示其肺部有空洞。之後符億又被送到文昌市人民醫院做進一步檢查,被初步診斷為肺結核。
  “因為家裡沒錢,我老婆在醫院住了8天就回家了。”符子忠說,因吃藥不管用,10月3日妻子被送到海南省傳染病醫院治療。據醫生診斷發現,符億的病情還有一定的特殊性,因為“肺栓塞”——肺至心髒的血管有一個腫瘤阻擋,導致供血困難。
  “每天有三種藥是必須要的,最貴的一支1900元。”符子忠說,“現在一天要花5000多元,我們家先後遭受了兩次颱風,現在根本承擔不起。”
  颱風中損失慘重,村民自發捐款近5萬元
  羅豆農場今年經歷過兩次颱風,符子忠的家損失慘重。“我養了200多只雞,全沒了。”符子忠說話間,眼圈紅了。他告訴記者,9歲的時候,自己父親因病去世,母親改嫁,“我遇到我老婆後,夫妻倆一心一意想將家庭搞好。”為此,符子忠邊打散工掙錢,邊借錢辦起了小型養雞場,而超強颱風“威馬遜”將他喂養的200多只雞全吹沒了,損失了4萬多元。之後,他重新借錢蓋起了雞棚,結果又被颱風“海鷗”刮沒了。
  “我老婆生下兒子的時候是剖腹產,還因大出血走了一趟‘鬼門關’。”符子忠說,“因為家庭條件不好,她捨不得吃,身體一直很虛弱,她得病與身體虛弱、抵抗力差有很大關係。”
  符子忠並沒有將妻子患病的消息告訴別人,一個人選擇默默承受。“10月10日上午,同村人楊夏波、楊許旺突然出現在醫院門口,將一個厚厚的信封交到我手裡,他們告訴我,這是全村人自發捐的治病錢,我當時哭了。”據符子忠介紹,與他一樣遭受颱風的40多戶村民,自發捐款了兩次,共計2.7萬多元。同樣,妻子符億所在村莊的40多戶村民也自發捐款了2萬多元。符子忠說著將一個本子拿了出來,上面都是他記下來的捐款數。“村裡80多歲的老人都給我老婆捐了錢,這是部分捐款名單,有些村民不讓寫名字。”符子忠說。
  昨日上午,符億娘家的村民徐代道等到海口看望了她。“捐款場景確實很感人,大家都是自發的,能幫一點算一點。”徐代道說。
  前期治療需10多萬,好心村民捐的錢已花完
  符子忠說,每到夜晚,兒子亮亮總要哭鬧著找媽媽,“跟我媽通電話時,兒子在一旁哭鬧,我們心都碎了。”
  據介紹,符億的病情需要長期藥物分解治療。“把血管里的腫瘤化解了,才能保住老婆的命。”符子忠告訴記者,為了治病,岳母家喂養的一頭黃牛也賣了,“聽醫生說,前期治療需要10多萬元,好心村民捐的錢已經花完了,還欠著醫院的錢,我真是到了無路可走的境地。”
  符億對自己的病情和目前的處境非常清楚,“她執意要出院回家,但回家只是死路一條。”符子忠滿臉憂愁,但他堅定地對記者說,“我到哪裡也找不到這麼好的老婆,也不能讓孩子沒有母親,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要讓她好好地活著。”  (原標題:“不能讓年幼的孩子沒有媽”)
創作者介紹

房屋設計

ec11ecrcz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